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张旭光:书法创作要向王冬龄看齐,才能发展书法艺术

张旭光:书法创作要向王冬龄看齐,才能发展书法艺术

更新时间:2023-08-10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982

王冬龄是中国美院博导,一直从事书法,尤其是草书书法的研究与创作,他本人也是林散之和沙孟海的学生,前些年,王冬龄书法写得还是很规矩的,例如他曾写的楷书作品,像美术字那样整齐,行书也如规范体那样好看,但随着书法艺术性的发展,王冬龄开始探索草书艺术,经过若干年的努力,王冬龄人古人书法中发现了一种新的艺术创作方法,那就是他后来所说的“乱书”,这种乱书也成为王冬龄书法艺术性的代表性符号。


书法名家张旭光面对提问王冬龄书法水平的问题时说到,王冬龄是一位极具创造性的书法家,很有艺术才情,我们应该向他学习,只不过我本人不具备这样的才情,如果有的话,我也要去创作一种乱书了。他的言下之意是,王冬龄的乱书是非常具有艺术性的,并且王冬龄所创作的乱书,不仅不能受到人们的批判,反而还要进行推广学习。

对于张旭光评价王冬龄书法的观点,许多网友对此引起了热议。一些人说,张旭光本身就是写不了狂草,是从行书转换过来的,他不知道狂草也是一门独立的个体艺术,是需要单独去学习的,没想到,他利用自己的名气写狂草,现在已经是面目全非了,还好意思说王冬龄。也有人认为,王冬龄的乱书已经扰乱了书法界,而张旭光在这里推波助澜,带篇书法方向。还有人觉得,不管张旭光说得是否正确,但书法的艺术性的确是需要创新的。


王冬龄认为,古人的书法大都是排列有序,我能不能打破这种常规的书写排列章法,让书法出现一种新的面貌。于是便用草书来实现之。他把草书中间的笔画相互穿插,再让行与行之间让笔画交织起来,让密的地方更密,让疏的地方更疏,经过多少次尝试,他便发现这种形式的创作很有意思,也很有艺术性,从时间空间上展现出了全新的立体的视觉艺术,同时也表现了中国书法独有的笔墨方法,这种乱书似乎也让王冬龄的创作之路有了自己特有的、唯一的艺术性。

张旭光对王冬龄书法艺术性的观点,可能会让很多人感到很震惊,甚至是震颤,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其实这是与人们对书法艺术性的看法不同所引起的。传统书法的人都认为,书法就是写字,只要把字写得漂亮、美观,把古人的书法继承过来就是很好的,而创新的艺术家们,包括张旭光和王冬龄等人在内,他们认为,书法是有艺术性的,以前那种在字内、章法上表现艺术的方法已经过时,这就要在更大格局上以汉字为载体,用笔墨来表现书法的艺术性,所以乱书、圈书、丑书便同时上阵登台,让传统书法望尘莫及了。


可以说,当下书法与艺术性之争十分突出,今后的书法究竟是朝着传统书法的继承性方面发展,还是以艺术性为主的艺术创作方向发展,这也是需要时间和有关文化自信要求来证明的。有人说,吼书大师曾翔所带的研究生,以前的传统功力还是不错的,但经过曾翔这么一带,后来也成为像他一样的瞎写乱画了,难道书法真的要趄着艺术性的方向发展吗?对于这样的观点,大家是怎么看待的?

相关阅读:

没骨花卉——张琳一花一世界

徐文涛工笔花鸟作品——墨彩清雅,温馨恬淡

林少丹笔下的钟馗画像气韵生动,形神兼具

吴耀伟人物画作品欣赏:构图精妙,造型高雅

继承和弘扬——王克勋小写意花鸟画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