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名家 > 花鸟画 > 张利笔下的花鸟画笔墨灵动,淡雅清润

张利笔下的花鸟画笔墨灵动,淡雅清润

更新时间:2022-10-08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2320

张利在岁月的磨砺中,坚守自己对艺术最纯真最纯粹之深爱,他的内心与视觉在观照任何一个美好的事物时,心底一定会感受到那种难以言喻的喜悦。这种喜悦,定会令他迎着清风,把酒对池塘,绘画桥深处。

张利,女,蒙古族,北京人,1966年出生于内蒙古赤峰市,职业画家。启蒙老师祖父,祖父享年101岁高龄,喜爱打长拳、弹大正琴、针灸,擅长绘画,儿时被他生动的画面所吸引感染,从此热爱上绘画。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书画国礼艺术家,内蒙古美术家协会会员。师承于著名画家王西林。恩师王西林承北京著名画家[马晋、王鹤(王鹤为著名画家吴昌硕的弟子)]。

张利的花鸟画,格调高雅,墨简意深。是抛去繁复之后,删繁就简,进入一种更高精神层面的寻求与解读。墨淡,笔简,却穿透了无限的想象空间,唯美,回味,遐思,笔墨已经完全具有张利独特的绘画视觉与解析。

这是画家精神层面某些理念的感性显现。他的水墨,有着独观大自然之后,心净若莲花的淡定与从容。

张利荷花图《荷塘神韵》

张利的画,雅,寂,静,有唐诗宋词的味道。

他的每一幅作品,清秋幽独,耐人咀嚼。笔触细腻,浮烟冷雨,淡雅清润。画面粉镂荷花,秋去秋来,极其珍巧。既有春风静,珠帘微卷的水墨深浅,也有沉香玉壶,小风萧萧的沉静优雅,缱绻着氤氲的空灵。

张利极善于用墨、用色、用笔,并追求一种诗意的韵味——唯美、旖旎、浪漫、清润之美。因此,他的作品画面干净,幅幅如诗,极富清澈空灵之感。

张利的作品所散发的气息始终是安静如春露的,耐人寻味。张利喜素色,追求一种层次高、格调雅的国画风格;在色彩与构图上始终偏爱诗意的韵味,那种唯独属于中国古代诗歌所传递出来的唯美、旖旎、浪漫、清润之美。

张利的莲蓬画得极富韵味,肌理细腻,线条清晰,似可触碰,呼之欲出。他说:“关于画莲蓬,我是在学习天柱老师的写意莲蓬上,自己又加了一些写实的成分。”张利钟爱翠鸟,他的鸟画得非常好。莲花、莲蓬、荷叶、翠鸟,都是他题材的主要元素,但幅幅都不尽相同。他不仅常常在宣纸上画,近年来,还每年两三次飞到景德镇去,把莲蓬、翠鸟等画在青花瓷瓶上,他的青花瓷,笔触细腻,清淡高雅,素色柔和,受到藏家喜爱。

张利荷花图《荷塘雅趣》

张利这幅国画荷花图《荷塘雅趣》,画面是秋季的荷塘,二片低垂的荷叶,已经在秋风中渐渐枯萎,有些凄凉,也有些萧瑟。二只孔雀蓝的翠鸟依着即将枯萎的荷叶低低地飞过,远方在哪里?画家运用浓淡相宜的水墨来表现荷塘荷叶生命最后的尊严,而二只孔雀蓝的翠鸟,是点睛之笔,它是希望,披着翠蓝,飞翔。

张利国画荷花图《鸟语花香》

张利老师这幅国画荷花图《鸟语花香》,整个画面空灵至简。画面是一片已经枯萎的荷叶,荷叶低垂到湖面,枝干只画了几条,一条属于低垂的荷叶,一条枝干秃立于荷花,二只孔雀蓝的翠鸟站立枝干对语。画家用墨极其凝练,线条清丽,柔韧,没有多余的用笔,只有这片荷叶与枝干。最妙的是,二只静静呆立在荷杆上方的轻盈的翠鸟,孤独、自在,仿佛在思考,又恍若在回头寻找远方,意境深远,在诗意的孤独清冷中,透出现实的思考。

很明显的是,张利的作品,画面大部分都留白很多。

对于张利而言,艺术本身就是普遍理念与个别感性形象的对立而统一的精神活动。张利是一位独立特行的画家,特别,善思,活络。他的很多思维都超前于现实。我眼中的张利,思维谈吐富有极强的逻辑性与敏锐性。但观其绘画,总是能够在他的作品中,读到纯净、美好与清澈。这需要画家灵魂深处的安静、思考与情感的细腻。

在这种近似于偏执的创作理念与习惯下,张利的作品,几乎每一幅都是精品,每一幅都有其独特的绘画语言。既有中国传统花鸟画的典雅秀美,秋水清澈,更有当代中国画家的笔墨简雅,醉后清风,独树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