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他是书法界的顶级狂人,连王羲之都不放在眼里,最看不上几个人都是书法名家

他是书法界的顶级狂人,连王羲之都不放在眼里,最看不上几个人都是书法名家

更新时间:2021-09-28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634

米芾,北宋最有名的书画家之一,与苏轼同属一个时代,老苏大概比他年长那么十几岁。

对于米芾的书法造诣,老苏的评价颇高,说他的书法“超逸入神”。

米芾是北宋时期著名的书法家,虽然官位远不及苏东坡等人,但就书法成就来说,却在书法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米芾的书法初学唐代楷书,正如他在《自叙帖》中所述:“余初学颜,七、八岁也,字至大一幅,写简不成,后见柳而慕紧结,乃学柳《金刚经》,久之,知出于欧,乃学欧,久之,如印版排算,乃慕褚而学最久。又慕段季展转折肥美,八面皆全,久之,觉段全演绎《兰亭》,遂并看法帖,入魏晋平淡,弃锺方而师师宜官,《刘宽碑》是也。”这就说明米芾学习书法是从颜真卿的楷书开始学起的,后来又学了柳公权、欧阳询等人。

但随着对书法认识的提高和他后来的成就,他又对上述人的书法进行了否定。他说“欧、虞、褚、柳、颜皆一笔书也,安排费工,岂能垂世!”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颜真卿、柳公权等人的书法,由于过度安排,皆为一笔书,缺少书法中的艺术性境界,是不能垂世的。但米芾对另外一个当时名气并不大的人却给予了肯定,“江南庐山多裴休题寺塔诸额,虽乏笔力,皆率真可爱。”在此看来,米芾对裴休的书法给出了褒扬。

从米芾上述话语中可以看出,他所贬低的五人当中,后来都成为书法名家,然而,给予肯定的裴休一人,现在看来是几乎没有人知晓他的。米芾为什么要这样评价这些人的书法?是他看走眼了,还是另有它意?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只站在一句话,或是一个时期上来看待问题,而是要贯穿于米芾书法思想上来解读它,更不能以偏概全,或虽一叶障目。

米芾这个人一生对书画尤其热爱,甚至他敢于在皇帝面前耍赖索要砚台,也敢于拿着别人让他鉴定的真迹来作旧,后来冒充是原作等,人们称他为“米癫”是有一定道理的。

米芾的书法成就主要在于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书法入晋人之格。他在书法上不断地上追,直到发现了晋人书法的高格之后,才找到了自己的意趣。二是提出了书法上的“率真、意足、平淡、高古”等思想,建立了北宋时期“尚意”书法思想基础,甚至是苏东坡、黄庭坚等人“萧散简远”、“韵致”思想的补充和完善。三是提出了“字之八面”、“锋势”等笔法和章法观点。四是书法应当“自成一体”。

很多人学习书法都是以唐人为标准的,但米芾在学习书法时,虽然在七八岁时是以唐楷为基础,但随着书法认识的不断提高,他一直在书法上直追魏晋,他说“草书若不入晋人格辙,徒成下品”,这就说明米芾在晋人书法上才找到了其中的乐趣和书法的本质意义。

而他对晋人书法的看法,认为其中有“率真、意足、平淡、高古”的意趣,是其它任何一个历史时期的书法中所不具备的,这一点上,一方面与他所处的北宋“尚意”书法有很大关系,另一方面,他在回顾唐人书法时,因为“过度安排”,皆为“一笔书”,这样的书法正好失去了书法中的那些意趣和本质。这也是米芾对书法的根本看法。因此,才有了他对唐代五位书法名家的不同看法,而这种观点,也是对苏东坡、黄庭坚书法尚意书法的补充和完善。

米芾很重视书法中的笔法与章法,他一生用了很多的精力在学习研究前人的书法,尤其是在笔法方面提出了“字之八面”与“锋势”的观点,成为后世学习书法的一个重要参考。“字之八面,唯尚真楷见之,大小各有分。智永有八面,已少鍾法。”这虽然说的是一个单字,但就整体而言,整篇作品都是由单字所组成的,实际上他强调的是章法,并且只要具备了“字之八面”,整个作品就会显得生动而活泼。

关于“锋势”是讲笔法的问题,他要求书法应当在笔法上讲究“锋势备全”,与前人所说的笔势是两个不骨的概念。笔势是讲整个毛笔在行进过程中的“趋势”,而“锋势”是更加精微到每个笔毫所呈现出来的形态上,米芾对此可以说是观察入微了,笔毫的形态、趋向及所产生出来的趣味都是米芾所关注的问题,而这个细致的观念则可以影响书法微妙空间与意趣。

最后,米芾很重视书法的“自成一家”系统的建立。尽管“自成一家”并不是米芾的首创,而是北宋初期大文学家欧阳修学书观点,但米芾在反对隋唐时代书法标准化、实用化以后,把重点放在了书意之上,如何建立这种书意?米芾认为,学习古人书法是必要的,但最终还是要在“率真、意足、平淡、高古”的原则之上,建立“自成一家”的书法风格才是学习目标,因此他说:“古人书各各不同,若一一相似,则奴书也。”米芾反对人们成为“书奴”,而是要建立自己的书法风格才是。

通过上面对米芾书法思想的分析来看,他认为唐人书法存在“过度安排”,既费工力和时间,又不具备书法的本质意义,这种实用化、平整化、标准化的书法是不符合书法要求的,因此他就贬低了上述五人的书法,而他看重的却是裴休的“率真可爱”,综合起来说,这种“率真可爱”正是米芾书法的主要要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