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名家 > 古风新韵——赵永夫人物与花鸟相得益彰

古风新韵——赵永夫人物与花鸟相得益彰

更新时间:2021-08-22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617

他的画如其人,一方面朴实无华,平易近人,画中自然流淌着一种真实、一种率然不拘的大气和一种超然物外的性情流露。另一方面又总给人一种恬淡的倔强和逸气,淡泊明志,不事张扬,在自己的书画里注入了自我深湛的艺术才情、性情和水墨意境。他,就是赵永夫。


赵永夫:生于甘肃.临洮,现居天津。自幼酷爱绘画艺术。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国画系。在校期间师从何家英、霍春阳、杨沛漳、贾广健等教授研习人物及花鸟画,尤以人物画见长。其后又受冯霖章先生的教导,领悟甚深,艺术视野更加开阔。现为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文化部现代工笔画院画家。

出版有中国画技法丛书《中国古代仕女画法》《赵永夫花鸟画集》《画坛新势力、水墨七零后》《晓风乘露赵永夫人物画集》《 水墨方阵赵永夫作品集上、下》《赏饰-赵永夫团扇精品》《墨韵中国画的传承与超越赵永夫画集》。

赵永夫曾经就学于天津美院,天津美院对当代画坛影响最大者莫过于人物和花鸟。作为人物和花鸟画家,赵永夫亦不例外,尤其受其师何家英、杨沛漳、霍春阳、贾广建影响颇深,画面不可避免的流露出天津人物和花鸟画风,但其迷人之处更在于其共性之外焕发出的个性光彩——与时俱进,古写今意。

艺术表达的是画家的心境,赵永夫的作品富于写实,凭借天道酬勤的努力,依靠千锤百炼的经验和灵敏细腻的感觉,他对于控制画面、协调画面早已驾轻就熟。在解决了造型、色彩、构图等方面的问题后,接下来所要处理的便是意境问题。他以流畅飘逸的线条,精谨细腻的笔法,描绘着日常生活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想。

他的小写意人物画,用笔老练、着色淡雅,美人与风景相得益彰,以写意的手法描绘风景,形意结合的手法描绘人物。寥寥数笔间,即将人物的喜怒哀乐表露无遗,虚实交错间透出一种世间沧海桑田,惟愿永恒保有人物形象的美好愿景。

纵观赵永夫的工笔人物画,《江南》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作品。在一片苍郁的竹林中,两名面露淡淡感伤的女子席地而坐,一人弹奏古琴,另一人手持竹简阅读,几只鸟儿散落在竹林枝叶间,鸟声琴声、书香曲韵,在焚香的余烟冉冉中相映成趣……此情此景,煞是旖旎迷人。《江南》线条流畅飘逸,似行云流水一般;设色清丽典雅,自然脱俗全无艳俗之气。由此看出,赵永夫在线与形的结合、整体设色的把握、绘画艺术性的提炼中都开始形成自己的风格和面貌。因而《江南》在赵永夫的工笔人物画中具有无可替代的地位。

生活是艺术的源泉,他深谙此道,为收集绘画素材,汲取绘画灵感而不惜四处奔波。“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身为80后的他,早已走遍祖国大江南北。回家时,他为家人邻居写生;创作时,他请同事好友当模特;为的是绘画技艺的千锤百炼精益求精,为的是那一腔热血不辜负光阴与理想。

“琴棋书画”,一直是他梦想中的古代仕女标准形象。“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闲暇之余,他弹琴陶冶情操,让一颗心在染染红尘中沉淀宁静。

他曾说,黎明春晓前的万物复苏,宁静、唯美在自己心里一直是个很值得描绘的意境。此时此刻的所有成就,就像黎明春晓前的万物复苏,对于赵永夫来说不过刚刚开始。

“含蓄如轻云蔽月,妩媚若薄雾萦花”。赵永夫最擅长仕女图与小写意人物画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工笔花鸟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