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名家 > 雄深雅健 气正道大——白庚延先生的绘画艺术

雄深雅健 气正道大——白庚延先生的绘画艺术

更新时间:2021-06-06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625

20世纪80年代初,我有幸与白庚延先生在同一画室工作,共同创作十几载。现在想来,这是上天对我格外眷顾——我们每天工作在一起,耳濡目染,这对初出茅庐的我来说无异于天降恩泽。他的气质、学识、为人都带给我至深的影响和启迪,我相当于跟着白老师主修了研究生的课程,所以说白庚延先生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老师。

白庚延先生不拘泥于“师道尊严”,而是强调师生平等。他曾和我说:“我们既是师生,又是朋友,还是竞争关系。”如此境界令我无比感动。事实上,先生也是这样做的。

黄河西来决昆仑

在做人作画上,先生给予我很多教诲。他让我眼光要放得远大,很多次跟我讲,“逐鹿者,不顾兔”,做人作画要有大理想,不能只顾小利益,要临大节而不夺,不能因小的利害得失而舍本逐末,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提升自己的人格和画品,进而对国家和民族有所担当。这番话在我内心打下了深刻烙印。他还告诫我“却早誉以期远道”,意思是要推却过早的荣誉,以期达到更长远的事业。回首自己走过的艺术道路,我才真切地体会到先生此话的用心良苦。虽然先生画山水,我画人物,但他却从画理的层面给予我巨大的教益。他反复强调“虚处不够实处找”,一幅画把核心处画足,带动虚的部位,以虚代实,以虚衬实,虚实相生,充实与空灵相映成趣。从中可见先生对“知白守黑”这一古老智慧的妙悟心得,这在我之后的工笔画创作实践中起到了醍醐灌顶的作用。

南宋邓椿曾说:“画者,文之极也……其为人也多文,虽有不晓画者寡矣;其为人也无文,虽有晓画者寡矣。”直白地讲,即绘画者不能没文化,多文与无文是指文化修养与精神境界的高低,这直接影响艺术作品的文化价值含量,因此人品、学问、才情、思想便成为了画家必具的先决条件。先生正是以他纯朴旷达的胸怀和广博的人文底蕴,造就了他山水作品雄深雅健、气正道大的艺术张力。

唐代张彦远明确指出:“书画之艺,皆须意气而成。”“意气”指的是画家的人格和激情,作画受此驱动,画面是内在情感的外在表现,因此意存笔先、画尽意在。先生正是以他至情至性的人格和对中华民族的内在情结,才能在九曲黄河、巍巍太行之间完成他的心灵之约。

迁次

中国绘画的精髓源于“天人合一”“虚实相生”等哲学理念,以达到“以形写神”为最高艺术境界。先生深知这“形”需得之于自然,而“神”则是画家对自然感悟之“思”,引发之“情”。他要在祖国山川中寻找属于自我的那份情思和情思中的自我,踏遍青山,他终于在九曲黄河与万里长城的交汇之处,触发起撼动心魄的黄河情结、民族情结。遥望长城,西去太行,逶迤数千里直入苍茫,远看滚滚黄河扑天而来,奔腾呼啸,虽多经曲折险滩,而不失奋发澎湃之势,一路奔涌挟带着如雷的涛声,卷起千堆浪花、万种豪情,似乎使他一瞬间感悟到了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铿锵悲壮的辉煌进程……这炽烈的山河情结升腾为民族情结、民族精神,吸引着他投入到异常兴奋的创作状态之中。中国画的创作讲究“无中生有、以有写无”,先生的创作实践不仅生动地诠释了这一优良传统,而且从无法中生法,把这一传统推向了一个新的极致。

以水为例,更见其精到。他回避了前人画水的种种定式,吸收了西方绘画光影的表现要领,取中国笔墨的表现技法,交融到他笔下的水中。不是用线和淡染,更不借助倒影,他常巧用纸上留下的高光造成浪花飞溅、堆积奔涌的艺术效果。那实处的波纹,是他巧妙地把山石皴法移入其间,以有写无、虚实相生,可谓别开生面。他笔下的水,不论是微波荡漾,还是狂涛翻滚,观之皆有形、有色、有声、有势,夺人心魄,引人入胜。世人赞赏其妙,称之为“白氏水法”,引为画坛一绝。

先生在思索探寻运用中国绘画的笔墨技法、点线意识,去宣泄如潮的情思,去表现特定的时空、体积、力度、质感、思维和联想。他努力使自已作品的精神内涵更强化、更鲜明、更突出,以气势开张、雄浑苍劲的风格创造出有别于古人、有别于今人、有别于洋人的独特山水精神。正如在联合国总部举办的白庚延先生山水画展上,美国世界传统文化科学院对白庚延画作的评价:“他的画气象博大,与中国辽阔的自然景观相契合;他的画豪迈放达,与当代中国人昂扬奋发的精神面貌相表里。”白庚延先生的作品之宏大,应来源于其心胸的博大、人格的高尚。他强调一个画家的胸中容纳的应是历史的沧桑、世间的风云、人间的波澜,应是民族的兴亡和芸芸众生……

白庚延先生是画大画的人,心胸大、抱负大、气象大、境界大、手笔大。惜斯人已去,黄鹤不复,令人扼腕。若老天假其岁月,先生笔下的江山将是如何呢?试看天地翻覆……(附图为白庚延作品)

惊涛拍岸走雷霆

白庚延(1940-2007),祖籍河北景县。1962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同年从王颂馀先生修山水、书法、画论。1973年至1985年为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负责人,对教学体系的形成起到了重要作用。曾为天津美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导师组负责人,全国美展评委,天津市书画研究会会长。白庚延毕生致力于中国山水画的研究和探索,采众家之长,贯通古今,融汇中西,既重笔墨,更重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