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名家 > 书法 > 当代小楷典范,全国首届楷书大赛最高奖,小楷堪比王羲之,平和自然,有古韵

当代小楷典范,全国首届楷书大赛最高奖,小楷堪比王羲之,平和自然,有古韵

更新时间:2020-09-30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728

书法家徐朝江是一位颇有名气的实力派书法家。他主攻楷书,几十年来临池不辍,书功不凡,令人称颂。有评论说,徐朝江用笔很讲究,其作品既有欧楷的严谨法度,又有柳楷的痩劲,而这种痩劲还掺杂着自己对书法的独到理解,让人一看就感觉很新颖、很舒服。

徐朝江,汉族,1977年出生于安徽省天长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楷书委员会委员。徐朝江与楷书结缘,与母亲有关。徐朝江的母亲是一位虔诚的佛家居士,不识字,却在儿子识字以后,要求其为己抄经。于是,年少的徐朝江抄写的《心经》有几百份,全文《金刚经》也有数十份。徐朝江说:“由于我抄写经文时非常虔诚并静心,每每提笔便有‘见之欢喜’之情油然而生,所抄经文满篇静穆安详,深受佛家信徒的喜爱。后来随着临抄先贤大家字帖,我越来越喜欢小楷,以至于誓将与之相伴终生。”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徐朝江遍临钟繇、王羲之、王献之、欧阳询、赵孟頫等历代多位书法家的经典作品,笔耕不辍,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收获时节。

徐朝江楷书书法《陋室铭》

从继承、结构、用笔方面考察,徐朝江小楷功底较扎实,一件小楷作品,能写得如此从容不迫,不激不厉,不温不火,实非易事。其楷书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古朴秀逸,法度严谨,结构外舒内敛,结字宽博,形态略扁,取横势,以获气势开张之效。其次,用笔干净利落,起笔、收笔果敢,行笔自然。徐朝江小楷中的“大味”是:有一种放宽心境的沉稳,有一种劲健,有一种不事雕琢的秀逸。在其长篇小楷作品中,他做到了首尾关顾、气息贯通不滞,显示了他心态平和、稳操胜券和无我的境界。

徐朝江书法作品《短歌行》

书法是瞬间表现的艺术,一件书法作品可以在瞬间完成的,在这瞬间里的一招一式要表现出“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技术、思想和意境。书法还是不可以重复的艺术,一件作品一个样,没有绝对一模一样的作品。书法还是一个遗憾的艺术,如果一个字甚至一个笔划写坏了,大大影响书法的质量。因此,书法的不可涂改性决定了书法的难度。俗话说:“字是黑狗,越描越丑”就是这个道理。

徐朝江书法作品《范文正公家训百字铭》

古人说“取法乎上”,这是绝对正确的断言。一般我们面对一副作品的时候,首先会对它进行整体的审视,看作品取法高不高,字的源头在哪里。我以为现代人学书法和古人相比较,有不利的地方,也有有利的地方。不利的地方是书法的使用功能逐渐消退,已经成为纯艺术的一个门类,就是说书法的实用性逐渐消失,艺术性更加凸显,客观上失去了书法环境;有利的地方是我们处在信息社会,我们可以得到的书法资料是前人梦寐以求也难以达到的,好东西都藏在皇宫密室,藏家箱柜里,一般人基本看不到,所以,学书的途径是师承,如果老师好也就罢了,如果老师不好可能耽误你一生。这种例子比比皆是。古人说:“取上得中,取中得下”。取法不高犯的是路线的错误,方向性的错误,你看有多可怕。

徐朝江新品书法《沁园春长沙》

王羲之在《书论》中说:“每书欲十迟五急,十曲五直,十藏五出,十起五伏,方可谓书。”这里的“迟急”、“曲直”、“藏出”、“起伏”说的都是在用笔过程中行笔的变化。“迟急”是说行笔速度节奏的变化;“曲直”是说行笔运动轨迹的变化;“藏出”是说起笔、收笔的变化;“起伏”是说行笔过程中提、按的变化。这些都是用笔的要点,而且不同的行笔方法可以得到不同的艺术效果。通常情况下,“迟”表现“沉着”,“急”表现“得势”;“曲”表现“多姿”;“直”表现“刚劲”;“藏”表现“浑成”;“出”表现“爽利”;“起”表现“灵动”;“伏”表现“稳重”。然而,这些又都不是绝对的,不同情况,不同对待。

徐朝江书法作品《人生赏心十六乐事》

学好书法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于是,吾觉得需九挂马车方可拖动:一挂:天赋、心智、灵性;二挂:苦难、坎坷、血泪;三挂:学问、学养、学识;四挂:虔诚、敬畏、挚爱;五挂:经历、阅历、心历;六挂:恋帖、嚼帖、攻帖;七挂:心到、意贯、气满;八挂:发奋、毅力、久恒;九:传统、时代、个性。

徐朝江楷书书法《爱莲说》

书法的基本功问题是人们经常谈论的话题。对基本功的认识与理解也各执其说。最常见的一种提法是:将楷书写好了,才算基本功扎实。究其原由,大概是从古人所说的:“欲学草书,先通楷书”那里来的。古人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要学草书,必须要首先通晓楷书的法理。从实践的意义上看,这句话说得非常对。因为草书(更确切地说应该是行书)的许多法理是源自楷书的,行草书与楷书有着非常密 切的“血缘”关系。但是这句话指的只是学楷与学行草的一种第进关系,是一种由一及二的逻辑关系,并不是说的基本功的问题。

徐朝江楷书书法《沁园春雪》

著名书法家王岳川说:学者可以不写书法,书者必须要懂文化。如今很多文人的字写不好,因为他们不喜欢。但是书法家不可以不喜欢文化,必须要懂文化。我想对正在看我们这个录像节目的朋友们说一句,中国改革开放40年了,人们的钱包鼓起来了,文化却还没有鼓起来。我认为恰恰是经济发达的大城市,反而最缺文化,比如北上广深,没有对书法真正的喜欢,没有建立真正的书法市场。大部分的拍卖公司都在拍卖死去的人的作品,很少拍卖活人的作品。一些星级酒店挂假字赝品,甚至挂喷绘作品。而甘肃,就连普通的小面馆,烟熏火燎的地方,都挂着名家真迹。甘肃一个县里有一百多家画廊,里面卖的全是真迹。甘肃的老人家嫁女儿如果没有两幅名家写的字,感到脸上无光。这就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