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名家 > 花鸟画 > 国画牡丹图赏析,宣丽敏笔下的写意牡丹娇艳动人

国画牡丹图赏析,宣丽敏笔下的写意牡丹娇艳动人

更新时间:2020-07-21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690

当代实力派女画家宣丽敏在花鸟画领域中,涉猎广泛,深耕多年,虽然春兰、夏荷、牵牛、水仙都能惟妙惟肖地进入她的视野和画面。然而最让她钟情的,画得最多画得最好的还是“佳名唤作百花王,独占人间第一香”的国花牡丹。 


宣丽敏,女,祖籍山东 ,现为中国人才研究会艺术家学部委员;国际美术家联合会中韩文化艺术专家委员会委员;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中国文化艺术发展促进会永久会员;香港书画笔艺会理事;洛阳市美术家协会会员等。受父亲熏陶,自幼喜爱书画,擅长写意中国画,专攻国画牡丹,洛阳牡丹画家新秀。 具有较强的艺术天赋,长于研修,曾得到老舍夫人、齐白石唯一及门女弟子、著名画家胡絜青先生真传指教,中国汉画学会会长、著名学者冯其庸先生等著名书画大家指导书画技艺,是洛阳具有深厚绘画功底的女画家,所绘牡丹图气韵生动、秀美飘逸,典雅大气为洛阳首推,其作品艺术品位高,具有较高的欣赏价值和收藏价值大胆探索,运用中国画写意技法,赋予了牡丹图以新的视觉效果和意境之美,既保留了传统的绘画技法,神形兼而有之,又展现了现代时尚的背景效果,是对传统写意中国画的一种创新,一种新的思维趋向,在绘画艺术的发展道路上,宣丽敏逐步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创造出大量为人称道的优秀作品,取得很高的艺术成就,颇受大众乃至国际友人的喜爱和青睐,具有较高的艺术收藏价值和较强的艺术发展潜力。所绘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省、市美展及国际书画大展,并被美国、英国、加拿大、日本、韩国、台湾、香港等地友人收藏。


宣丽敏写意新作《独占人间第一香》

宣丽敏用心感悟生活,悉心观察牡丹,家里种养有数十种牡丹,花开时节每日里尽情观赏,一枝一叶,一花一蕊,忘情其中。由物寄情,情寓画中。在于它脱俗入雅,脱工入写,富于柔情,洋溢着青春鲜活气息。其鲜明的特色就是润、蕴、韵。

 润,滋润是也。宣丽敏的牡丹,以水魂作花魂,彩墨浑然,特别滋润,有着生命的汁液在其间汩汩涌动。杜甫《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歌》说:“元气淋漓幛犹湿”,一个“湿”字,概括了元气沛然的鲜活生机。


 

宣丽敏牡丹画新作《花开时节动京城》

蕴,涵蕴是也。宣丽敏的牡丹,像她本人一样,不显摆,不张扬,默默地散发着温馨的芳香。仔细观赏她的《富贵花开》,无论姚黄、魏紫,都没有“我花开时百花杀”的霸气,也不像“曳珠顶翠朝帝君”的贵夫人,而更像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少女,生机里透着一点娇羞;或像三日调羹汤的少妇,高雅里含着几分家常。

韵,情韵是也。清初编校《芥子园画传》的“湖上笠翁”李渔在《闲情偶记声容部》中说:“古云:“尤物足以移人。”尤物维何?媚态是己。使人不知,以为美色,乌知颜色虽美,是一物也,乌足移人?加之以态,则物而尤矣。……媚态之在人身,犹火之有焰,灯之有光,是无形之物,非有形之物也。惟其是物而非物,无形似有形,是以名为“尤物”。”李渔说的是美女,其实美花岂不也是如此?

 

宣丽敏写意牡丹《独占人间第一香》

万紫千红总是春。为使作品笔意丰富、面貌新异,宣丽敏大胆采用色彩,将创意布局与中国画传统技法融合在一起,来丰富和充实牡丹的层次和空间,用极富渗透力的笔墨描绘牡丹灵美的花型、浓郁的盛叶、劲健的枝干,使之浑厚华滋、美好和谐。

她还采用兼工带写手法,强化牡丹的整体感,突出表现牡丹的形态美。既注重意境、情感和质感的表现,又追求沉着中的华美和斑斓。呈现出灿烂多姿、生机盎然,让人体味到一种积极向上,朝气勃发的生命活力。

 

宣丽敏花鸟画《唯有牡丹真国色》

宣丽敏的牡丹,除红牡丹外,紫牡丹、黄牡丹也都很其精彩。在这些牡丹画作中,其造型绝不癫狂痴张,用色力避浓艳扭捏,却以顾盼的俯仰,袅娜的摇曳,疏密的花叶,透明的花瓣,以及点染的几许蜂蝶,营造出一种无形而可感的氤氲氛围。她们虽淡妆素抹,而以曼倩之俏姿,浮动之暗香,脉脉之柔情,飘忽之轻吻令人销魂,这才是“花中尤物”的品味!

 通览宣丽敏的牡丹和花卉,可以清晰地感知,其图式语言和笔墨语言基本上仍属于传统的范畴,但不是封闭的范畴而是开放的范畴。学画,她从大东北黑土地一路走来,深深植根于首都北京这方文化的沃土。


 

宣丽敏六尺横幅花鸟画《富贵平安》

在北京师从师从牡丹仙子周石松先生,秉承优秀传统文化的发展方向,不忘自己的本性和初心,努力汲取新鲜营养,回归笔墨传统,以国画牡丹为主,带动其他花鸟创作,形成了画风优美、清新自然的画风。

 

宣丽敏六尺横幅写意牡丹《花开富贵》

欣赏宣丽敏的牡丹,总能给人们一种欣欣向荣的精神感召和赏心悦目的审美享受。既可见牡丹的灵性和华美,又不失其工致与力度,而且还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牡丹的富贵和倔强的个性特色,又注重意境又重视造型,其意境是典雅和梦幻的,造型则是十分的美妙,犹如伸手可摘那般惟妙与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