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名家 > 花鸟画 > 温和而闲适,朴茂而淡雅——张琳花鸟画作品赏析

温和而闲适,朴茂而淡雅——张琳花鸟画作品赏析

更新时间:2020-07-05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722

在当今画坛中,张琳的没骨花鸟工整妍丽,工整而不刻板,色彩浓重而妍雅,注重写生为基础,以极似求不似,充满了“平淡天真”的文人画气质,不施勾勒直接以色状写物象的画法。又加进了自己的独创因素,以彩笔取代墨笔直接挥抒,从而产生了一种全新的风格。

张琳工笔花鸟画《花香鸟语》

张琳的作品带给观众的不仅以往印象中的花鸟画中的细致淡雅,在她的作品中画面清新明快、“干湿”、“浓淡”、“浑融”、“淋漓”、“奇逸生动”,这些特点打动着观众的内心,充满着新的审美内涵。

色、墨水互为融,互动、互渗、撞色破墨,具象意识、抽象意识,偶发性灵动在交融所形成的自然天趣与形式美感更是在她的作品中巧以利用。张琳注重作品中花鸟的质感与肌理特征,这些肌理效果丰富了画面的视觉感受,又增添了作品感人的魅力。

张琳,字映慈,祖籍广西现定居北京,毕业于河北美术学院,现为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长城书画院理事,京郊工笔画创作室副院长,集雅斋签约艺术家。她自幼喜欢书画艺术,勤奋好学,三十余载勤耕不辍。在艺术的征途上,几十年如一日,刻苦学习,孜孜以求,不断探索,绘画风格勇于创新,被业内公认是极具发展潜力的艺术家。她擅长山水、花鸟,尤精于花鸟,她的花鸟笔墨生动,颇为传神,构图新颖,独具一格。其色调高雅、笔墨酣畅、情趣盎然,水墨与重彩结合从而创造了墨色厚重大气、严禁不苟、不落尘俗、从而形成自己独有的华而朴实的艺术风格。

其作品曾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型并荣获大奖,作品《硕果》、《和气致祥》、《清风雅韵》发表于今日美术、扬子晚报、美术观察。2013年参加军博美展,2014年大连国际书画展;2016年南北方中国书画展;传承与融合当代中国画家邀请展;在广州、厦门、济南、河北等地举办个人画展;作品发表于《书画艺术》、《美术观察》、《美术探索》等多种专业书刊。

张琳工笔花鸟画《禽来果虫香》 

张琳以撞水撞粉法绘花鸟,画风清秀、淡雅、通透、恣丽,然并不过于捕捉野逸、萧寒之气,而是在繁茂、锦簇中追求旺盛的生命力的表现。张琳似乎并没有受到传统文人写意花鸟画图式结构的过多影响,而是更为注重观看和写生、注重自我直接的生活体验,因此画面中总透出鲜活的生命意识,而不是已经被修正的很完美的花鸟画样式。

同样,张琳接受的绘画训练也源于中国传统花鸟画的图像和理论经验,然似乎是出于本能的直觉,其画面中涌动着一股热情洋溢的欢快之感,不是传统的诗意之境,而是更为现实的审美观照。

应该说,张琳的花鸟画正是在写照其“此岸”内心的状态,其更为注重自己眼睛的观看和心的感受,绘画也就成为记录自己一个短暂时间过程的痕迹。

张琳工笔花鸟画《朵朵紫艳佔春风》

在中国传统画学观念中,以笔墨陶养心性、以绘画直抒胸臆,所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在张琳的绘画意识中都是存在的,张琳也在勾勒和描绘这些花鸟画中,不断“再现”出自我的精神面貌,可以说是“形神一体”。

作为创作者,张琳要观察每一种花枝的结构、造型,要考虑画面中的组织、穿插关系,这都要求其拥有细腻而恬静的思想形态。抑或者说,正是拥有如此温和而闲适的心境,才能绘制出这般画风朴茂而淡雅的花鸟画。

完全没有隔阂,张琳可以在花鸟画的创作中感受到自己呼吸的每个瞬间,也在每一笔的勾勒和晕染中感受自己的情绪的起伏变化,既微妙而又难以言说。

张琳工笔画作品《碧荷生幽泉》

栗宪庭先生在“念珠与笔触”的展览中谈到绘画可以是一种体验自我的方式,绘画可以是对自我的疗伤和治愈:张琳的绘画也就不是简单地“描摹”和“再现”花枝鸟雀的视觉真实,而是在追溯和表现自我。中国传统画学理论中谈到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所说的就是在笔墨的运转中感受人的存在的价值。

张琳通过花鸟画创作去感受外在的世界,这种方式是很有意思的转换:自然万物在其笔下被重新整理和归纳,成为一种心灵的秩序。相信张琳在此过程中也理解自然秩序本身的微妙和神奇,“格物致知”,也在花卉和枝叶的生长间,察觉出生命的力量和无限。

张琳四尺横幅工笔花鸟画《粉艳芳姿》

应该说,中国传统文化中很多更仰赖于感知的思想,在张琳的创作体验中不断活跃起来,绘画是观照自我,是回归本心,也是对自我的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