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王铎书法审美思想的崇古观念与书法风格面貌是存在很大矛盾性的

王铎书法审美思想的崇古观念与书法风格面貌是存在很大矛盾性的

更新时间:2020-05-28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667

王铎自称其审美追求很保守,很传统,力追晋人阴柔的情致和韵味,如今人们大多已知晓他那宣言式的自白:“予书独宗羲献。”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王铎认定“二王”是其王氏家族的先祖,并引以为豪,故常在其所临王书作品上标明“临吾家逸少贴”和“吾家献之”,所以他在“二王”法帖上更是投入了极大的心血和精力,以求得到其所谓先祖古典主义的“中和美”。他认为“书未宗晋,终入野道”,并再三申明:“余从事此道数十年,皆本古人,不敢妄为”,又说:“吾书学之四十年,颇有所从来”。他针对时下流行书学说:“书法贵得古人结构。

近观学书者,动辄时流。古难今易,古深奥奇变,今嫩弱俗稚,易学故也。”他反对时人学书追随时流而沾染“嫩弱俗稚”,提倡学“深奥奇变”的古人书。可以说,王铎的崇古观念是一种斩不断的情结,充盈了其诗书文的方方面面,并且时常在其内心与古人取得精神上的神会,以此倍感快慰,“雨夜雪窗,我两人扪虱谈古,一快也,古则古,何也,以时之今为古也?惟诵古自夏、商、周、秦、汉,以韩昌黎止。六朝靡矣。总之,诗文必古弗今方可传,不为天眼所笑”⑾。可见,崇古已作为核心观念深深根植于王铎的内心世界。

但是,从王铎创作的书法作品却可以明显地看到,王铎的崇古誓言却与其真实书风大相径庭,充满了矛盾,与自身的精神、情感世界对立着。王铎笔下的行草书之唐宋风范远较魏晋风韵为多,其中米芾之影响尤深(对此,王铎只字不提);即便是楷书,锺繇或柳公权的影子也远比二王更明显,张旭、怀素跳跃奔放的线条对其影响也十分明显。

清人梁巘《评书帖》云:“王铎书得执笔法,学米南宫苍老劲健,全以力胜,然体格近怪,只为名家。”⑿近人评论“其书法虽在一定程度上显示出二王书法的成分(主要表现在结体方面),但更多地是创造性地变化了米芾的笔法、章法与墨法,并且在其书的精神风貌上与米芾可谓相近,而与二王距离较远”。

从以上对于王铎书法艺术风格的描述和王铎的诸多作品中也可以感受到:第一,其并不讨厌张旭、怀素等人的用笔及线条构筑方式,不仅不讨厌,而且还吸取了这些人的精华,因而,从这一点上说,王铎无疑是旭、素等人的同盟者;第二,其作品虽较祝允明、徐渭、傅山等书家严谨,也有明显的借鉴前人的痕迹,但也并不是“皆本古人”、处处“颇有所从来”,而是走上的奇、怪、狂的路子,而且王铎用笔及结体的狂放程度并不亚于高闲、张旭、怀素等人,甚至某些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对此,前人早有明察。

“在有些地方,他的‘野道’其实比张旭、怀素走得更远;对此此公颇无自知之明”⒁,“王觉斯是自认为直接承袭二王的,只是他之‘独宗羲献’,实际上是接受了唐、宋化了的晋人,所以他的作品中更多的是米南宫、颜平原、李北海、怀素等人的影响,而在空间的处理上似乎颇有旭素、黄鲁直的影子在”⒂。那么,王铎为什么口中宣称着崇古,但在其书法实践和风格追求上又言行不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