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名家 > 书法 > 温婉贤淑,大气端庄……女书法家方放,不愧为书家,作品有板有眼

温婉贤淑,大气端庄……女书法家方放,不愧为书家,作品有板有眼

更新时间:2020-01-07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913

当代知名女书法家方放

1990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设计系。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书法家协会理事,北京市政协艺术顾问,北京市政协书画院副秘书长,中国楹联协会理事,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九三书画院理事,九三学社社员。被授予北京市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 ”人才称号。



方放走进审美式生活

走进书法,只因当初的那一念美好的憧憬。

小时候开始习书时,父亲讲述的兰亭故事,在我心里形成了一幅美好生活的图景。因为年纪小,并不懂得书法艺术中蕴含的许多道理,只是留下一抹优雅生活的印迹。

当然,后来学书过程的磨砺,却变得如此艰辛,即便如此,书法也从未离开过我。

我生性好静,最喜欢闲来无事啜一杯清茶,品读闲书,临习古人墨迹。在发黄的故纸间,潮湿的霉点,驳斑如锈;不再光亮的灰色墨迹,是那么恬淡优雅;时间的雕琢,让这些古人的作品带着从从容容的神情,如同“林间萧散处,世外一闲人”一般,既没有尘氛的喧嚣,也没有浓重的烟火气,已然不像视觉冲击力强烈的现代作品那样撞击你,灼热你的双眼。看久了,临久了,古人书作中的不喜、不悲、不惊、不嗔的气息,仿佛会从帖中升腾弥漫开来,进入自己的心里。王羲之、孙过庭、米芾、苏东坡,已不是一个个具体的名字,他们通过作品在倾诉着,而我在聆听他们的心声。

每每临习《兰亭序》,最令我动容的是《兰亭序》中洋溢出的那一股鲜活的身入化境浓酣忘我的时空画面。晋人萧散超逸的风神,自由放达的性灵,总让我心驰神往。这短短的尺笺中浓浓淡淡的字迹都是一个个呈现生命的表象符号,而贯穿于书者心灵的,便是帖中散发出来的崇尚生命的性情。在他们用墨线勾勒岀的虚空里,好像能听到古琴的吟揉,那种回旋往复的韵致是音与音之间的藕断丝连,是字与字之间的回眸深情,意蕴深长。

宗白华说“晋人向外发现了自然,向内发现了自己的深情。”而最弥足珍贵的是晋人向内心的发现。有了这样一种心情,才能让自然与心灵相互交养,达到冥契物我的人生境界,留下一份情致化、虚灵化的人生情怀。

在王羲之的兰亭里,遇“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之良辰,值“崇山峻岭,茂林修竹”之美景,“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羲之与兰亭,一觞与一咏,彼此热爱,彼此感动,微醉间将目光推及无限玄远之境。“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这深幽的玄学精神、晋人的风骨在右军笔端的提按使转间,裹着满怀的温暖飘落在素笺上,那般的温文尔雅,清净萧疏,“迥出尘埃之外”,使《兰亭序》成为那个时代最恰当最具体的艺术表现形式。

在我眼里,书法艺术从来不是单纯地用毛笔书写文字,书法是当下的体验,是即时的艺术实践,是不关乎功利,不关乎知识的直觉感受。

“心生则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所谓“境由心生”,书家笔下的境界,是活泼泼的心灵呈现的真实。“观夫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资,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初月之出天涯,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信可谓智巧兼优,心手双畅,翰不虚动,下必有由。一画之间,变起伏于锋杪;一点之内,殊衄挫于毫芒。”

孙过庭在《书谱》里这一段精彩的文字,向我们透露了真正的艺术家在对天地自然的观照中,将自然造化之种种雄奇瑰丽化为万般变化的线条,把对自然的体验转化为书写的体验,具象的真实转化为抽象的真实,这一切实为心中的真实体验。


方放行书书法《倪云林为静远画》

明人笔记

今天,我们好像习惯了电脑按键的生活,一键点下,便能瞬间获得想要的答案,慢慢地边走边看风景的日子已经快成为奢侈的回忆了。我们会更多谈论品评关注最终作品的模样,往往忽略在书写的当下,书家泯去物欲呈现天真,将自己的生命直接转化为可以辨识的形态。这个美好愉悦的内心审美体验过程,若扩之于生活中,我们会发现,在生活的当下,无处不是体验,无处不充斥着美。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一株脱尽绿叶的枯树,一块布满青苔的顽石,一朵路边不起眼的小花,在山里,在闹市,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在你看得见的地方,它都是以一种姿态,绵绵地伸展着生命,春来冬去,生意自存。书法之美,如同生活之美,自然之美,从来不是外在的,它源自我们的内心。

书法,既是哲学的,也是生活的,既是理念的,也是实践的。它具有强烈的民族性,文化性,时代性,而美是一种文化的约定。书写技巧是理念的落实,也是理念的实践。书法理论从来不是空洞的,它需要技术去支撑,去落实。《易经》有云:“阴阳互抱谓之道。”即是理念与技术之间的相互倚重,不可偏废一端。中国传统文化的美学观,不但是书法艺术的审美原则,也是书法实践的技术原则,同时也是塑造理想人格的原则。

书法艺术的探究过程亦是逐渐完善人格的过程,书法即人生,人生即书法。清代刘熙载在《艺概》中曰:“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如其人而已。”道出书法艺术是以人的全部生命内容为轴心的艺术实践活动。每一次的艺术活动其实是一次次心灵的游历,那里是可居可游的精神家园。

好的艺术作品不需过多地玩弄笔墨技巧,不需充斥花哨的线条,它用至简之线,至纯之心,安静地让你感受自然气息的流动。

把自己化成一滴墨,让心走进去,隐逸在古人法帖中。


方放新品书法《福》

当代知名女书法家-方放荣誉一览

获奖

第五届全国妇女书法作品展最高奖

“农行杯”首届中国电视书法大奖赛二等奖

日本高野山书道协会奖

中日女子书法大赛银奖

石景宜博士杯书画创作大赛优异奖等。

入展

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佳作奖

第十一届全国书法篆刻展

第十届全国书法篆刻展

第二届全国册页书法作品展

首届全国书法小品展

首届“西狭颂”全国书法大展

中国“瘗鹤铭奖”全国书法作品展

第一、三届全国妇女书法篆刻作品展

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30周年优秀会员作品展

第26届中日友好自作诗书交流展

“书写时代”全国名家书法作品展

新加坡中国当代百家妇女书法邀请展

第二届中日女书法家代表作品展

北京第一、二、三届国际书法双年展

京港澳台两岸四地女书家书法作品展等。


方放行书书法《天竺寺》

出版

《中国书法》《书法》《书法报》《书法导报》《青少年书法报》《光明日报》《中国书法学报》《中国文化报》《北京文艺》、《北京青年报》《北京书法》等报刊杂志,出版《黄自元楷书字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