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名家 > 山水画 > 范迪安:于志学先生将是下一个载入美术史册的当代巨擘

范迪安:于志学先生将是下一个载入美术史册的当代巨擘

更新时间:2019-12-14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1150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国家经济实力显著提升,但距离一个世界强国地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其中,要想成为一个有世界影响的强国,就必须建立起与中国大国地位相适应的文化艺术。建立起有中国精神、中国人的审美情感以及符合中国艺术发展规律的的艺术,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时代担当。

崛起于黑龙江的“冰雪画派”无疑就是地道的当代中国艺术的代表之一,冰雪画派的开派画家于志学先生,怀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传统知识分子情怀,主张强化国画的传统文化性,力图保证民族文化的传统性、自强性和纯真性,提出“冷逸之美”的艺术思想,并以其独特的艺术语言和特有的表现技法,填补了中国水墨画不能直接画冰雪的空白,他在个人艺术思想和民族文化传统的血缘之间,找到了自己的坐标和方位。于志学先生是名副其实的当代中国画坛巨擎。




于志学先生潜心研究中国传统艺术,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实践,提出了“笔墨当随心境”的主张,他提出的“心境”观念是中国“意境”观念在当代的创新发展。意境作为中国传统美学思想的重要范畴,体现在绘画中,作品描绘时空境象,借景抒情,使情与景高度融汇后体现出一种艺术境界。

于志学先生在创作中深谙意境的奥妙,认为“境随心生,心由天造,心境为笔墨之极”。所谓“画为心印”就是指绘画是通过心灵沟通的桥梁,这种沟通是以情感为纽带,是心与心的交流。志学先生说:“心有所想,象有所应。笔墨乃随心境需要,幻化、演变成各种不同笔墨造型,风格迥异,小者酿其为个性,大者必成其流派。”

于志学先生的心境观念,是将客观事物的再现与主观思想情感高度融合,实际上就是意境的现代转换。传统绘画深受中国传统道家哲学影响,强调“知白守黑”的理念,将事物最本质的部分用最丰富的“黑”来表现,所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在五行色彩中,玄色就是黑色,是深沉、静默、超然的象征,它产生白、生命、人生,而大自然中所有能够感受得到的就是白,它来自黑,黑是白的前提,而白是黑的基础,二者互为基础而存在。

志学先生在表达方式上将传统与虚境衬托实境,虚境只是“见之言外”的意向表达,也就是传统绘画艺术中通过空白来表现的部分,通过具体的景象描绘出来,转变为一种实写的虚境。比如,传统山水画中的雪相对于山石来说就是次要部分,通过实写山石来衬托雪景。

于志学先生在继承传统笔墨语言的基础上,还创造性地提出了“用光创建中国画第三审美内涵”的美学主张,将中国画的审美内涵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光是宇宙之神,光开万物,万物皆有光”,光对于万物就像水对于水墨画一样重要。光赋予了冰雪无限的层次,正是由于光的穿透作用,我们才能感受到冰雪的晶莹剔透,不同光线下冰雪呈现别样的韵致,充分体现出冰雪的冰清玉洁的“冷逸之美”。

冰雪画最常用的就是抽象光。通过“雪皴法、泼白法、重叠法、滴白法、排笔法、光栅法”等冰雪画所特有的技法,通过不同笔触的叠压和水墨渗化,一片片层次深浅不同的笔触,表现冰雪覆盖的山石、树木,在笔触之间形成白线,这种白线是冰雪在逆光条件下的轮廓,形成了冰雪的外轮廓;这条白线在意象上给人一种逆光的感觉,正是这种抽象光更显冰雪的独特魅力。

光能显现物象的形状,光也能创造一种新的意境。志学先生通过对光的描绘,使虚境清晰起来,将虚境与实境相协调,产生一种梦境般的实在感。

于志学先生创作的《塞外回春雪》采用平视的角度,通过对远山的模糊处理,产生一种漫天飞雪遮天蔽日的效果,而雪地中的屋舍 以及翱翔于山间的飞鸟,打破了大自然的沉寂,产生一种生命的活力与生机,这种律动来自于虚境的实写,来自于虚境与实境的和谐统一。

《塞外风光》则以温柔娴静的唯美来写照近景的林海、中景的山溪。志学先生月光下的雪夜,宛如一位贤淑的处子,蕴含着勃勃生机。他以虚澹的笔墨表现中景的房屋与的远景的雪野,这淡淡的笔墨蕴含着丰富的层次,画面中冰川雪山有刺破苍穹的刚强,林海雪原的雄浑博大,月夜下林木村庄的甜美……真正将冰雪不同的姿态及其蕴含的审美情感作为主题,给人以新的情感慰藉。

社会不断发展进步,人的生命也不断自我更新,唯有我们的文化根基不变,中国艺术成为维系中华民族精神家园的纽带之一。于志学先生以他对家乡的传统和文化艺术深深的爱,以发展传统艺术的使命担当,他的冰雪画是传统绘画艺术在当代的自我完善和发展,是地地道道的中国画艺术。

他坚持艺术探索和实践的同时,以一种艺术大爱来指导年轻学子研究艺术,使冰雪画派不断发展壮大,成为具有全国影响的当代艺术流派,这里凝聚着志学先生辛勤和汗水,他对发展当代中国艺术所作出的贡献将彪炳史册。

                                                                                      ——范迪安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