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名家 > 傅抱石:我是靠精神指挥我的双手

傅抱石:我是靠精神指挥我的双手

更新时间:2019-11-06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623

说起现代绘画大师傅抱石的名字,在中国几乎无人不晓。抗战时期,傅抱石创作的长卷《丽人行》引发轰动,徐悲鸿先生盛赞其“炉火纯青”,张大千称“八百年来无此画”。

一直信仰“其命惟新”开宗立派的著名画家傅抱石先生,不仅在绘画艺术方面成就斐然,而且在篆刻、绘画史论研究方面才华卓著,因此,也被称为画、史、印大师。




傅抱石(1904年10月5日—1965年9月29日),原名长生、瑞麟,号抱石斋主人,生于江西南昌,祖籍江西新余,现代画家,“新山水画”代表画家 。早年留学日本,回国后执教于中央大学。1949年后曾任南京师范学院教授、江苏国画院院长等职。

著有《中国古代绘画之研究》《中国绘画变迁史纲》等,他擅长画山水,以“抱石皴”著名。傅抱石尤喜表现雨水、泉水、瀑布、雾水等,他创作了很多以“水”为主题的绘画作品,如1964年的《长江雾雨》和《烟雨嘉陵江》表现了长江中的雨水。

傅抱石出生在江西南昌一个修伞匠人家,从小家贫,当过瓷器店学徒和补伞匠。“我父亲家没有什么文化背景,也没有家传,我爷爷只会补伞,父亲在篆刻和绘画方面的成就完全靠他自学。修伞铺的旁边是一家篆刻铺子,我父亲七八岁时就跟着篆刻师傅学刻章,十几岁时就能刻出许多印章来了,自己还装订印谱。”

傅抱石曾在印谱的序言中回忆:“我每天都会找石头来刻,可是那时候没钱买纸,只能在衣服上、裤子和袖口上盖章。”傅二石说:“这样一来麻烦就大了,我奶奶发现了衣服上盖满了印章就打他。每次都要挨打,打完后依然如故。”

1935年,傅抱石在日本举办书画篆刻展览,展览中的一小方印章吸引了日本观众的注意。傅二石介绍说:“小小的一枚章上刻了二千七百多个字,用一般的放大镜都看不清,只能用专业放大镜。日本人很惊讶,有记者问我父亲:‘你是怎么刻成这方章呢?’我父亲的回答很妙:‘我是靠精神指挥我的双手’。”


傅抱石/关山月《江山如此多娇》

傅抱石的绘画技艺的长进竟得益于一个裱画店。“裱画店经常裱一些名人字画,我父亲是从这家裱画店开始,熟悉了很多中国古代传统绘画。像石涛、八大也是从裱画店里开始接触的。” 

“别人学画画是从毛笔开始,我父亲不是。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中国一千多年的绘画发展史。中国画到今天,应该怎么往前发展?当时很多画家还在用老办法来画,他认为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中国画不但不能消灭,而且还会大发展。他坚信在新时期要用新的笔墨和方法,笔墨当随时代。所以我父亲后来能在山水画方面成就出众,究其一点就是‘其命惟新’,强调改革创新。”

1921年,傅抱石考入江西第一师范学校,毕业后留校任教。傅二石谈到,傅抱石留校任教时还受到了一些人的“非议”:“当时有些人认为他没有资格,专科学校毕业,没有大学文凭,也没有留学的经历。但是学生很喜欢上他的课。”

直到后来遇见徐悲鸿。在遇到徐悲鸿之前,傅抱石从没有想过要出国,那时的傅抱石只是南昌市的小名家。傅二石介绍,在徐悲鸿的帮助下,由江西省政府出资派傅抱石去日本留学。

大凡大师,几乎都有鲜明的个性。傅抱石小时候吃过很多苦。但是他天资聪慧,勤奋努力,加上自强的个性,最终成就了这样一位博学多才的艺术大师。傅抱石认为国画创作需要有文学的素养、高尚的人格和画家的技巧。而他本人也在这三个方面为后人树立了榜样。

傅抱石生活简朴、不拘小节,除了有烟酒嗜好外,吃饭穿衣皆不讲究。傅二石说的一段小故事,恰恰能够体现傅抱石的直爽个性:

“我父亲喜欢画画时喝酒。1959年,我父亲和关山月应邀到北京为人民大会堂创作《江山如此多娇》的巨幅山水画。我父亲提出要喝酒,周总理就特地派人给他们买了好酒,误以为他们二人都要喝,每次给两瓶茅台,其实关山月是不喝酒的,结果关山月的那瓶就落到了我父亲手里。”


傅抱石1954年作湘君和湘夫人仕女图《二湘图》

待傅抱石经济稍有宽裕时,曾经帮助过很多青年人,他不但把自己的藏书藏画拿出来供学生们学习,还把房子让出给学生住。傅抱石豪爽大方的个性和为人也决定了他的艺术风格:磅礴大气、蓊郁淋漓。

傅抱石父母并无多大学问,人生经历艰苦曲折。但是傅抱石性格倔强、豪爽大方、勇于创新、敢于和命运抗争的个性深深地影响了他的艺术成就。这种自立、自强的个性无疑是现在青年人学习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