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书法艺术的创新只适合真正的书法大师,其他人就只能去继承了

书法艺术的创新只适合真正的书法大师,其他人就只能去继承了

更新时间:2019-09-19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665

目前,没有哪个明确规定,要从事“创新”的人,必须具备了多深的传统功力?因此,评论“继承”与“创新”的度的关系问题一直很困难。

我们知道,书法学习是要经过漫长的继承阶段、积累了丰厚的传统功力后方可上升到最高难度的创新阶段的,然而现在很多人在功利欲望的激励下,高喊“创新”口号,坐不了几天的冷板凳,没有几天的临池功夫,甚至笔都抓不稳,就心浮气躁地去从事所谓的书法“创新”。因此从这些“创新”里面,我们感到当代书法对于传统“继承”功力的微弱之势。也许应该这么说,不是这种类型的人,不重视继承的重要性,而是在快速成名的浮躁心理下,他们根本不可能去对“继承”作深入的思考和研究。

目前书坛上有两种艺术创新人群,一种是正宗的真正的艺术创新的艺术家群,另一种是不正宗的伪劣的滥竽充数的高喊“创新”的伪书法家群。言下之意我想说一句话,创新应该只属于大师们去做的事情,或者说只有那些具备深厚的传统功力的书法家们才可以去做得到的事情,而那些传统功力欠缺者和书法初学者是不能够、或者说是没有能力去进行“创新”的,所以初学者的主要精力必须是、并且应该是放在对传统的继承学习方面而不是去奢谈创新。试想一个人不去好好继承,就去搞创新,是否让人感觉这么做近似于狂?!

然而随便观看一下当代书坛的书法创作风貌,立马让人领略到另一种艺术创作走向,即有很多不具备创新能力的人,如今都去搞创作了,并且还招摇过市,搞这样创作展览那样创作展览,滥得虚名……似乎让人觉得凡是书写即可视为——“创作”。这是不严肃的“创作”,有点把书法当作小把戏而搞笑!

面对如此“创新”,按理来说我们应该一眼即可看破真相,然而却因为大家的“眼拙”——不愿揭别人的短,或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致使人们在这些光怪陆离、五花八门的艺术创新面前,丧失了本该具有的敏锐的艺术审美甄别能力,在现代“创新”口号的滚滚陈词滥调下,被新时期刚刚出现了的种种创新机制弄昏了头脑,在这样一种社会化大“创作”下,从事书法艺术的人们,也已经不能保持洁身自好,而开始大谈特谈所谓“创新”,大有不谈“创新”惟恐跟不上时代步伐之感!

于是出现了许多不符合情理的、被创新口号吹嘘的、被功力欲望催化的有名无实的“创新”之举,造成被种种艺术创新弥彰的阴影、假象,成为艺术创新的大伪而欺世盗名。而问题是,“创新”似乎已经成为书写的“权利”,笔杆在人手里,人家爱怎么玩就怎么玩,谁也管不着,甚至玩的就是心跳、就是“创新”……

在现代很多的书法艺术活动中,经常可以遇到这样的“怪事”,即大凡一开始学习书法的人,就大喊创新高调。原本还缺乏扎实的传统基本功的一个书法初学者,几乎在还没有弄清楚什么是继承什么是创新的情况下,也就是说这些人在还没有完全弄明白需要用多少功力去继承传统,又需要具备多少才学修养、胆识勇气方可去进行创新,在这个关系问题尚搞不清楚的情况下,就跟着别人喊——书法的根本出路在于创新,老跟在古人屁股后面是没有出息可言的!

其实一个书法人,一辈子可能都很难从“继承”走到“创新”,也只有为数不多的书家大师们才有能力走到。轻言创作的具体表现,它最起码说明了书坛存在的浮躁现象,此外还说明书坛上仍然存在着一些非常大胆的无知者(当然还有少数的无知加狂妄);甚至有人在还没有完全弄清楚继承所具有的深度和广度时,用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胆子,去进行他自己满以为已经应该算是创新的手法,其实是用并不是真正的所谓创新的行为,去把书法艺术搞得“不堪入目”,甚至他自己还不知道这是在搞艺术审美秩序“破坏”,在搞视觉艺术“垃圾污染”。

这种浅层次的低能书法“创作”,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群众性书法普及热潮中出现或者存在,尚且情有可原,有其原由,但现在仍然还存在这种思想意识,此类问题就不能不引起有关人士的关注。

过去有人在各种全国大展投稿时,经常在那里揣摩来揣摩去,揣摩这个评委的风格,揣摩那个评委的趣味所好,甚至当时还流行一句口头禅:“国展平一点,中青展奇一点”。这种说法和投机做法,在当时不能不说它具有一定时效性,致使一些人如愿以偿地获取了成功。但现在还停留在这种心理认识阶段的话,那无疑是落伍掉队了,书法将在时代进程中被历史所遗弃、被历史浪潮所淹没……

在继承与创新的度的关系问题上,一些人几乎犯下了一个“通病”,即只经过简单的、不扎实的传统继承之后,就急不可待地去进行书法创新活动。其实这是相当不可取的做法,这是一种“欲速则不达”的做法,它只会给人们带来短暂的、似是而非的、不真实的所谓“创作”的体验及快慰!它只会带给人们一种虚假的、如同“镜中花,水中月”的创作“幻像”,它更会把人们的书法艺术创作引向主观想象中的“理想主义”式的臆想“创作”!

现在甚至有人在那里发出异议,说这几年的“全国展”有回归传统的大趋势,说,这几年的“国展”平平,没有原先的创新强烈意识……风潮迭起。然而,情与理都绝不是如此。任何艺术都是“带着镣铐的舞蹈”。正如一位艺术大师所说的那样,惟有规律,带给我们被约束之后的自由和快乐。因此,那些把传统视为阻挡他们去进行艺术创作的认识思想,本身是有诸多问题的,是不可取的。

而那些视过分注重传统继承的人(我认为是最正确的书法学习之路)为“书奴”,或者即将变为“准书奴”的人,这是以其昏昏的表现,这也是不可取的。

我认为现代许多人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艺术操作现象,这跟长期以来的文化造势行为有关。现代人有的是胆识和勇气,欠缺的唯独是传统继承功力,因此出现了仓促上阵,不具备创作能力而去进行创作的所谓“创新”现象,从而导致书法艺术被虚化和被功利欲望催化作用之下的“伪创新”。

出现这样的“创新”虚化伪化和被功名催化的激进问题,从根本上说是对于继承与创新的“度”的关系把握不住,把继承看得过于简单,同时又把创新看得过于容易。实际上我们在书法学习过程中,往往更多的精力主要是用在继承上而不是创新上,也许我们在书写一幅作品时,百分之九十九是继承古人的优秀传统,只有百分之一是自己的创新即已经相当了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