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名家 > 书法 > 美女书法家方放:好云楼随笔

美女书法家方放:好云楼随笔

更新时间:2021-01-17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786

【一】

方放,1990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设计系。现为中国书协会员,北京书协理事,北京市政协艺术顾问,北京市政协书画院副秘书长,北京市东城区书协副主席。北京市“四个一批”人才。

书法作品曾获第五届全国妇女书法作品展最高奖,“农行杯”首届中国电视书法大赛二等奖,中日女流书法大赛银奖等;入展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佳作奖,全国第十、十一届书法篆刻作品展,全国第二届册页书法作品展,全国首届书法小品展,首届“西狭颂”全国书法大展等。作品和论文多次发表于专业报刊。出版有《黄自元楷书字谱》等。

方放四尺对开书法作品《兰亭序》

【二】

1.习书偶得

楷书之形体方正严整,似点画位置,独立为阵,毫厘宜清,实则笔画构成间应存团结映带之气,若天地浑圆,左右上下,顾盼有情。笔力提起,空际游走,力之气息氤氲不断,再落笔铺毫,此气息随即绵绵续蕴,或宽舒疏朗,或遒紧密辄,情犹眷眷者为妙也,形貌显而易见,摹之者易,风神隐而难辨,缄藏于墨迹形体之外,此无声胜有声之处。字如操作数者,形存神灭,如集书耳,若是书至有气有脉时,虽点画小离正位,亦不失纤纤风度,别有韵致。

2.一帧法帖的告白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泡了一杯清茶,看着古人的墨迹,好像倾听古人的沉吟,一幅幅画面开始在脑海中回闪。想象着会稽山阴,那个山花斑斓、翠竹青青的时节,抚首吟咏,帖中字里行间仿佛一股流淌的曲水,在方寸之间唱叙着容得下天地宇宙的自由洒脱。我的心情,在小与大、古与今、虚与实之间跳跃着、品味着,若苏子云:“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思绪如缕,漫无边际地荡漾着,又想到庄子濠梁观鱼,庄子眼中的鱼不同于惠子眼中的鱼,一番心境自然是一种风景。

一帧法帖,发黄的故纸,潮湿的霉点,斑驳如锈,不再光亮如漆的灰色墨迹,仿佛能看到它曾经在幽暗的烛光里,在雨打芭蕉的琴声中,被无数双不同温度、不同时代,甚至是沾满鲜血的手触摸过,被无数双闪着不同内容的眼睛审视过,它的每一个故事都只留下一方褪去鲜红的印章来见证。我们猜想着、拼凑着关于它的故事,它的来龙去脉,寻找为它保真的奇思妙想。

一帧法帖,它的纯真,它的完美,它钟情冬天的枯老胜过春天的繁茂,它诉说着苍茫寂寥的故事,它看到葱茏绿意后枯木瘦水的真实,它看到巅峰时刻后跌入谷底的痛楚,它看到如此迷恋和迷茫的现在与过去,它也早已预测到被人重新圈圈点点的经历。自古至今的人们,为了它前赴后继地做着一个个疯狂而无聊的游戏,它其实想告诉我们,真实地书写自己的生命吧,听一听自己内心的独白。

3.东坡“三养”

元符三年,东坡居士自定饮食标准,食“不过一爵一肉”,喝一杯酒吃一种肉菜,食不兼味,若有尊客至,可“盛馔则三之”,增加三倍的量,但可少不可多。若外出赴宴亦然,标准须提前告之主人,否则不往。一曰安分以养福,二曰宽胃以养气,三曰省费以养财,即所谓“三养”:养福、养气、养财。此颇为幽默诙谐,却也意味深长。当今世人铺张成风,挥霍福报,虐食生灵,日日谈养生,何不从一己之善心出发,清心淡味,让众生保其天年,和谐共生,东坡此帖善矣,可当警语记之。

方放四条屏书法《桃花源记》 

【三】

韩丽萍:我心即墨 墨即我心(节选)- - - - - -她是柔和的,她的到来,仿佛一缕清芬,惹得周边的空气也会幽幽地宁和下来。

她是沉静的,举手投足之间,浸润了水墨的灵气,徽州长大的她,或浓或淡地染上了古徽州白墙黑瓦的神韵。

她是散淡的,生活的磨砺在她身上好像没有留下痕迹,她的心永远停留在闲玩的那一刻。一袭或深或浅的灰色衣着,永远素面朝天,永远灿烂微笑。

她是执着的,她在尺素上流动的每一根墨线,都绵长而倔强,温润而遒劲,从学生时代就显露出的认真踏实、清爽淡雅的风范,至今也没有被柴米油盐消磨掉半点。

她就是女书法家方放,她是那种既通脱又认真的人,倾心书画,优游于儒墨之间;生活中的她,闲适之至,冬霜夏露,无忧无虑,怡然自得。

一年前,也是初夏,茶叙中,我看到她临摹的魏碑作品,厚厚一摞六尺宣,一字一行,抑扬腾挪,坚劲磊落,收放有度,如何也想不到那“狡兔暴骇、将奔未突”的浑厚笔意竟出于巾帼之手。

时隔一年,我诧异眼前的作品却是另一番景象,这是她近期创作的尺牍小品,自然老到,温润典雅,一种不悲、不喜、不惊、不嗔的气息,仿佛从墨线里扶摇升腾,弥漫在我心间。毫芒之间,有碑的质朴与帖的精微,从容自若,生趣盎然。笔画起处或藏锋或露锋,如坠石、如雨滴、如昆虫,行笔或直或曲,或枯或润,刚柔相济,亦非一带而过,其间充满了微妙的变化和力量,如微花草迹、如淡云微抹,这点画的组合变化构成了一开一合、一推一挽的运动之势。

沈宗骞云:“笔墨相生之道,全在于势。势者也,往来顺逆而已。而往来顺逆之间,即开合之所寓也。”这势突破了字形的束缚,跳跃舞动,形成一个个音符般奇妙的生命,这些略带灰调子的洒金宣纸上的字大大小小、长长短短,有平正、有欹斜,正书势巧形密,厚重雄强,行书清健萧疏,草书则浓纤折中,空灵虚静,错落跌宕,变幻莫测。

这样的书法,远观岚雾盘绕,近见时树影扶疏,不急不躁,像江南的水,是不起波澜的,让你的心沉静下去,融进一片虚静中,随性自在。方放是看懂了水、看懂了墨的,这份相知,使这动情的墨迹听得见她内心的悠悠吟唱。在墨的浓郁里,她看到阳光在山涧林壑中从容地踱步,她知道,它走过的地方,温暖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