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集雅斋:浅析书法与管理

集雅斋:浅析书法与管理

更新时间:2020-12-24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637

这篇文章论述书法形态对管理者的影响,仅限于讨论管理者与书法家的关系。我充分尊重艺术,艺术家的思想应当天马行空,艺术创作不该有禁区。所以非管理者不在讨论之列。

书法是一种形态,一种审美,一种对趣味的把握,一种对人生的认识。

方放四尺对开书法作品《兰亭序》

书法不仅要解决技巧问题,更要注重书法之道。而谈到“道”,就不仅是一个点,而是与社会上其他问题息息相关。从生活中悟出书法之道和从书法中悟出生活之道,是相通的。从书法中悟出管理问题,和从管理工作中悟出书法问题,亦有相似的“道”。

字如其人,书法和人的性情密切相关。我们通常说,画画不能完全看出一个人的性情,如果只看某几笔,甚至看不出是谁画的。绘画有许多训练在其中,线条、色彩可以掩盖人的一些个性;而书法不同,书写者通常直抒胸臆,无须受物体等影响,几个字,大致可以看出这个人的背景和性格特征。喜欢把字写得张扬、四面出锋的人,生活中多是谈吐甚健、属外向型性格;字写得规规矩矩,字迹偏小的人,通常是性格内向、谨小慎微、不越规矩;将字写得严谨的人,行事作风也一定是严谨的;字迹圆润,方中寓圆,其通常阅历深厚。“相由心生”,书法的形态是人内在的流露,书写者是某种性格,就可能书写某种类型的书法。

从书体上讲,做事讲规矩、谨小慎微的人多喜爱楷书、隶书。性格开朗的人喜爱行书、草书、行草书。性格乖张,也会在其书法中有所体现。

任何人都可以写书法,每个人的书法又是那样的不同。管理者的书法与普通百姓的有何不同呢?看看古代的书法家,几乎都是有权力的,他们的管理智慧对书法又有哪些影响呢?

现在社会上学习书法的人很多,许多管理者也同样喜爱,但大家未必有意识地通过学习书法来提高管理水平。我认为管理者主动选择书法的学习创作也可以修炼内心。

喜爱出锋是书法的初级阶段,也是初级管理者的书法特征。

首先,我们看看初级管理者的状态。初级管理者需要创业,要创造良好的业绩,此时工作状态多是模仿前辈,工作热情,不怕出风头,注意工作环节中的细节处理。在工作中不注重细节,就难以在同行中胜出。而且,初级管理者善于模仿,模仿前人的成功之道。即使是新学科,其成功的必要环节都是一致的。

书法也是一样,临习前人的碑帖、注意字体的变化、模仿其精神,是初学者的必经之路。像碑刻《杨大眼造像》,四面出锋,字形好看,笔画流利,甚至尖锐,古人评价《杨大眼造像》是少年偏将。我认为这句评语,可理解为中性的评价。初级管理者如果没有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是难以在短期内创造骄人成绩的。

喜爱媚、巧、轻是书法的成熟阶段,也是中高级管理者的书法特征。

与初级管理者不同,中级管理者不仅要关注细节,更重要的是需要建立自己独特的管理个性。书法也是一样,这个阶段不能再满足于以前的模仿,需要圆润通达,要建立自己的个人风格。像王羲之、柳公权,就是个人风格鲜明的书家。中级管理者需要稳定和巩固以往的优势项目和管理范围,这个阶段仍然要注重细节与工作环节。

在临摹的基础上把字写得好看,让社会上绝大多数人认为好看,你的字必须符合流利、圆润等特点。媚、巧、轻是世人审美相对普遍的标准,能够达到这个水平相当不易。过去科举考试就有今天所说的卷面分。大家都崇尚字写得规矩漂亮。明代以后,科举考试的字体多临摹董其昌的书法,董字成为标准字,模仿董字考卷容易得卷面分。董其昌的字具有圆、熟、媚、巧、轻的特点,这样的字结体自然、笔法清秀、一目了然,深受世人欢迎。

拙、重、丑是书法的高级阶段,也是高级管理者的书法特征。

谈到高级管理的问题,就先说说古代对优秀书法大家或作品的评价。比如唐代欧、柳、颜三位书法大家,也是我们今天大多数学习书法者临习的对象。欧阳询的楷书标准、简洁,易于临习;柳公权是欧阳询、颜真卿之后的书法家,他的楷书方正、一丝不苟;唯有颜真卿的楷书,虽不如欧阳询、柳公权的那样明快、方正,但有一番雍容的气象。古人评价颜真卿、柳公权的楷书是“颜筋柳骨”,“柳骨”好理解,指的是字的间架结构和力度。“颜筋”不大好理解,指的是一种内在的力量。如果用刚柔来比喻,“柳”是刚,“颜”是柔,柔能克刚。古人评价颜真卿的字,宽博、厚重。厚重,指的字有厚度,沉稳;宽博,指的字形开阔,不拘泥。这些评价,用在人的性格上也是一样的。

何昌贵书法作品隶书《观书有感》

欧阳询当过弘文馆学士,相当于教授;柳公权做过太子少师,也基本是传授知识的角色。两位品级不低,但为虚职,并不是真正的高级管理者。而颜真卿在唐朝最后官至吏部尚书,吏部尚书相当于今天的中央组织部部长,掌管全国官吏的任免、升降等事务,是中央六部尚书之首,是真正的正高级管理者,况且颜真卿还曾领兵打过大仗。

所以颜真卿的书法宽博大气,不计细节,甚至弃细节,这与高级管理者的风恪一致。有趣的是,颜真卿的书法至今仍被人们认为是书法艺术的峰巅。

相对媚、巧、轻,拙、重、丑是书法的高级阶段,但不是绝对标准,艺术本无绝对标准。对于管理者,尤其是高级管理者而言,媚、巧、轻的管理方式应当逐步抛弃,取而代之的应当是拙、重。对于管理者而言,越是高级,对制度的遵守和执行越是重要。在讲原则的同时,也要讲灵活。所谓“丑”,并不是绝对意义上的“丑”,而是另一个审美的角度,这个“丑”,仍然要符合美的标准,只是比“媚”更追求格调。

作为初级甚至中级的书法爱好者,临习碑帖,学习古人碑帖的形态,必须注意到每个碑帖的不同特点,善于把握并运用,一个“点”、一个“弯钩”,都要读懂,要知道它的特点。比如我的一个学生,是书法班的老师,教学生柳体十年,那天我让他写几个“点”,结果发现他从未研究过这个“点”的特点。学习细节正是书法爱好者从初级到中级的必经之路。

几乎所有的初级和中级管理者都有共同的特点——善于把握细节。这是因为所有的成功都与对细节的重视、把握有直接关系,可以这样说,不懂细节,不注意细节,就难以成功。而高级管理者不同,他面对的是庞大的事务,他不可能将精力均匀地分配到每个环节。他注意的是如何通过管理中级管理者达到目标,他首先要学会放弃过去的经验,放弃事事关注细节,学会视而不见。这样,他才可能腾出更多的精力关注世界的变化、行业的动态。

高级管理者的书法也应当字如其人,懂得放弃细节,开阔自己的心胸,懂得宽博的重要性,线条尽量粗些,减少弯弯绕般的曲线,追求大效果。由此,通过习字达到书法、管理双赢的目的。

打江山的和守江山的书法又有什么特点呢?

针对守江山者,打江山者的字可以呈快刀形,字形、章法均可一反常规,如同作战,讲的是出其不意,不按常理出牌。许多打江山的领导,尤其是将军们喜欢魏碑的雄强,快刀快意,他们的书法也具有这样的特点。

如在企业、在商战中获得成功的个体,多是建功立业、开拓市场的好手。此时,破规矩、破框框,敢为天下先者,是必须做的。

然而一旦企业壮大具有相当规模时,企业面临的问题便是可否继续扩张,扩张之后的内部制度能否支持企业的前行。这时的企业管理者更需要关注企业内部制度,所谓内部制度就是建章立制,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否则,违法违规早晚会受到市场的惩戒。我们看到,许多年轻的企业,在取得一定成就后,仍然快马加鞭,忽略了内部管理问题,最后轰然倒下,戛然而止。

守江山者的书法,我认为一定要厚重。雍正、乾隆的书法是不是艺术,不是这篇文章讨论的问题,但他们的书法浑厚庄严,是高级管理者的书法。而像宋徽宗赵佶,他的书法很艺术,至今我们还在使用的“宋体”就深受他的影响。但他的瘦金体线条过于纤弱,写这样线条的国君如何能管理一个大国?我以为,一国之君的书法线条如此之细,亡国不是偶然的事。

守江山者的字需厚重,不宜锋芒毕露;写的字尽量规范,不宜过于夸张。守江山者的字,不一定好看,但必须耐看,在庄严厚重中有灵秀之气。这也是高级管理者追求的境界。

刘俊京书法作品行书《池上早夏》

管理者和书法家是两个不同的角色,然而,两个角色之间可以互动,通过管理积累人生经验,对书法的审美会有更高的体悟;而书法与管理职位同步,也对管理者提高管理水平和未来升迁有所帮助。两个角色互动,两翼齐飞,可以得到更多的人生体验和收获。